专题报道Special Report

吹沙填海曹妃甸 雕刻明珠渤海湾
中十冶集团收获首个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纪实
分类:专题报道    点击数:2620     更新时间:2013-5-5

 


    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是国家在工程建设质量方面的最高荣誉奖励。国家优质工程就是要倡导“国优”精神,追求卓越、铸就经典。该奖项自设立以来,30年内共评选出优质工程1410项,其中金奖50项,银奖1360项。 
    近日,国家工程建设质量奖审定委员对2010-2011年度9项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工程、148项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工程予以表彰。中十冶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黄金旗下子公司)承建的首钢京唐钢铁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一期原料及冶炼工程被授予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这是中十冶集团荣获的首枚国优金奖,也是中国黄金集团收购中十冶集团之后,取得的第一个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 

    首钢京唐钢铁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一期原料及冶炼(烧结、焦化、炼铁、炼钢)工程位于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工业区,国家钢铁行业战略调整、首钢实施搬迁和国家“十一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然而从2006年项目开始筹划,到2007年中十冶集团正式中标,再到2011年获得国优,中十冶人尝尽了酸甜苦辣,虽然这个“甜”姗姗来迟,却也因此能够铭记一生。 
 
 
    曹妃甸地处唐山南部的渤海湾西岸,位于天津港和京唐港之间,水深岸陡,为一带状沙岛,从甸头向前延伸500米,水深即达25米,甸前深槽水深达36米,是渤海最深点。“面向大海有深槽,背靠陆地有滩涂”,是曹妃甸最明显的特征。21世纪第一个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家重点工程,就诞生在这片原生地上。没有见过最初曹妃甸的人,绝对不会想象到风、沙、水就是它的全部。对于2007年2月25日成立并临危受命的中十冶首钢京唐钢铁公司项目部来说,他们已经踏上一段三年之久的艰辛旅程。 
   曹妃甸虽然身处渤海湾,海水资源丰富,但淡水和饮用水却相当匮乏,因为全凭水车在45公里以外的唐海县运到岛上,一吨水卖到了60元,大家都舍不得用。雨就像是小孩子的脸,说来都不通知,哗的一下就来了。路就是填海出来的沙土和垫起来的一层山皮石。风沙天天都有,有大有小,一旦刮起大风,耳朵里都能倒出沙子来。早起上班,回来后床上就是一层非常均匀的海沙。但大家都在努力克服着,因为一天的疲惫,无暇顾及。面对这样的环境,生活都显得艰难,更别说施工了,着实让所闻所见者心酸。2007年3月1日正式开工,先期抵达的项目部人员已经做了大量前期考察和准备工作。他们每天的任务就是平整铺设生活区内的场地、道路。钢构厂场地平整、铺设和硬化;修建彩板房职工宿舍,指挥部大临及配套的水电等;在烧结工地搭建大临设施,为施工队伍的进驻和管理人员的正常办公创造了基本条件。 
    首钢一期烧结系统工程是亚洲地区最大的烧结系统,合同价1亿7千多万,是全国首例,该项工程的建设不仅仅是为中十冶集团填充了空白,更是在全国首填空白。同时,作为国家实施循环经济、建设生态化钢铁厂,基本实现污染及固体废弃物零排放的试点,工程的技术含量不言而喻。中十冶集团非常重视,成立项目指挥部,由贺云亲自挂帅,并抽调了一批技术过硬、施工经验丰富的技术业务骨干和年轻力量组成了项目经理部。同时,身在西安的集团公司每名员工,都随时随刻听从指挥部安排,随时待命,奔赴项目第一现场,接受开荒辟地的考验。 
                                                           
                                                  
 
    当初成立项目部的时候,以贺云为首的项目指挥部就提出了一个口号,那就是要把这项工程作为集团公司的“生命线工程”。作为中十冶集团当期的命脉,不管面对多大的困难,没有退路,只能迎难而上。项目一线的员工每天面对的都是脑力和体力的极大挑战和考验,他们的经历是我们所想象不到的。曹妃甸地区属于大陆性季风气候,具有明显的暖温带半湿润季风气候特征,极端最高气温36.3℃,极端最低气温-20.9℃,年平均相对湿度66%,可以说气候条件相当恶劣。冬天极冷的状态下,穿上军大衣也不管用,但是穿得太厚又影响施工;夏天热的状况下,因为风沙大,安全帽和防沙罩都必须佩戴,还必须穿上长袖工作服,每个人的工作服都被汗水侵蚀的失去了原有的颜色。但就是这样,依然没有阻挡他们的工作热情。 
    2007年7月底,正是最热的时候。配料室1—4线砼垫层开始浇筑,实现了工程开工以来的第一个节点目标,大家都非常兴奋。同时,令人头疼的问题接踵而至,如:施工道路不通,砼养护没有淡水等。此后的近一个月里,项目部人员整天为道路和水日夜忙碌着。盼望着砼的正常浇筑,又担心着运送砼的车辆被陷,经常是白天忙碌一天半夜起来帮助拉车。在这个机械化程度很高的今天,在这里却无计可施。劳动效率很低又影响正常的休息。同时又逢雨季,暴雨过后现场一片狼藉,清理工作费时、费事、费工。那种艰苦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项目部管理人员和工地的许多员工都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劳动。30多天里,每个人都掉了几斤肉,但他们的内心憋着一股劲,就是要把节点目标按期完成! 
    施工过程中,从前期准备,到开工建设,再到后期安装试车阶段,遇到困难各不相同,有自然因素,也有非自然因素。自然因素主要是地理位置,所处的施工现场是填海施工,在填出的陆地上再打几十米的桩,并且必须要打到海礁上才行,那种难度可想而知;非自然因素的影响主要就是许多设备及非标结构都与设计有很大出入,前期的施工方案和图纸,在现实情况面前却有很多冲突,必须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新进行修改,召开技术研讨会,确定解决方案后再与设计院沟通,最终组织实施。
    施工现场土层以粉砂为主,新生场地所建的烧结系统,长度700米,宽度400米,要和球团、焦化连接。对现场施工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单位工程布局零散,又要同时开工,材料、临建、加工机具和现场指挥部等附属设施的布置都必须具备,现场围挡由于风沙太大十分困难。因为甲方不提供道路,工程需要的三通一平都没有到位,只有厂区主干道,没有施工用道,工程所需的板材和烧结系统大型设备就无法运送到安装地点。而回填新生地的标高只比海平面高一米,且里面有都是粉砂,如果走施工车辆根本就负荷不起,只能走行人和交通用的轻型车辆。面对这样的情况,项目部想出各种办法,在现场修出临时便道、合理布置材料堆放场、钢结构加工厂和现场办公场所。因为工期紧张,项目部的所有人员都戴着防尘罩和安全帽一起动手,不管是项目经理、总工,还是技术员、材料员,在非常时期根本没有职位之分,所有人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工程高质量高水平的按期完成。
     整个工程工期紧,高峰时期项目部人员从早上6点到晚上12点,每天工作将近20小时,每天晚上11点半还要召开工程例会。吃住都在现场,冬天也不例外。在项目施工过程中,还存在很多安全隐患。比如,安装管道中的稀有气体;再者就是高空交叉作业,面比较广,危险系数大;第三就是使用机械的频率高,再加上道路狭窄,机械伤害的安全隐患很多。所有这些问题都要防患于未然,既要保证工程质量,保证工期,还要进行安全控制。因此,项目部特别强调,制定专项方案,对稀有气体严格控制。同时,安全员要对每个点进行巡检,确保安全施工。 
                                                                     
                                                          
 
     辣的感觉想必人人都尝过,但是建筑工地上的“辣”却不一定人人有机会感受到。这里的辣一方面是施工场面火热,工人工作热情高,近千人齐上阵的场面非常壮观;另一方面是施工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不同意见,质疑声非但不是没有,而是很多。这样的“辣”带点刺激,在一定程度上又激发了项目部人员克服困难的决心:越是质疑,越是要证明给你看!当然,这并不是蛮干,中十冶集团在整个施工过程中运用了许多先进的施工技术。凭借丰富的施工经验和敢于创新的精神,在整个曹妃甸一炮走红。
    在安装工程中,困难不断出现,面对国内最大的烧结机,根据主厂房柱距大、荷载大、层高大、空间大的特点,率先优化施工方案,分别采用了劲型钢骨混凝土框架柱、桁架转换层托多层框架等新的结构形式;烧结配料室料仓最大容积达600立方米,料重达1200吨,为两排双系列布置,传统的结构形式为方仓。根据现场情况,项目部的工程技术人员大胆创新,采用了两个同底的偏锥圆台用两个斜面去切而成,每个仓斗不是圆的,是一段圆弧面加一个平面的异形结构,类似于挂在墙上的消防桶,后来经过对该仓进行的整体有限元分析计算,证明了该方案的可行性,同时,比传统的方仓节省了约30%的钢材量,也解决了方仓布置困难的问题。类似的创新技术,在首钢京唐项目建设中俯首皆是。 
    除主抽风机安装技术外,还有几大吊装的难关,比如筛分、主厂房的5台天车安装,还有一、二混筒体(最重单体218t)的吊装难度就更大。原施工组织设计的吊装方案,对于218t的二混筒体和138t的一混筒体,拟定用两台300t的履带吊双机抬吊来完成,方案是可行的,考虑了双机抬吊的安全系数(降低25%)和吊物行走的安全系数(降低30%),故方案比较保守,但现场没有300t履带吊,需租赁,进出场费两台36万,成本较高。为降低成本,第二套方案是选用两台300t的汽车吊来完成,后经多方面论证,此套方案对施工场地的要求高,而且不安全。第三套方案是利用现场现有的两台150T履带吊进行双机抬吊。这个方案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质疑,不仅业主和监理不同意,就连项目部的有些同事都说不可能。因为这个方案安全系数实在太小,没有经验丰富的起重工和吊车操作手,几乎不可能完成吊装任务。怎么办?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项目部的工程技术人员连续三个昼夜反复进行测算,经过反复验证,找出了最佳吊点,并采取了必要的防护措施。一个大胆创新的吊装方案出炉了,并且按方案要求实现了一次吊装成功,创造了小车吊大件的奇迹!就这样,项目部三改方案,仅此一项就降低了工程成本约43万元。最后业主和监理不得不佩服中十冶项目部的决策力和大胆创新的施工能力,都竖起了大拇指,连说这样的吊装方法,他们从来没见过,但在十冶人手中实现了,中十冶人敢想敢做! 
    因为中十冶项目团队大胆创新的行事作风,来自各方面的质疑声不断。如在一期主厂房建设中,按照工序,先进行土建施工,框架起来后再进行烟道安装,导致延误工期45天。项目部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在仔细研究后提出了修改施工工序的建议,在一期二步工程中,决定烟道框架平台起来之后,先安装烟道,再进行平台施工,烟道安装整整比一期缩短了一个月时间,甲方对此开始一直持怀疑态度,但是项目团队凭借丰富的施工经验和科学的决策圆满顺利的完成了建设任务,让业主和监理都为之折服。用首钢京唐指挥部领导的话讲“十冶人,够辣!”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先苦后甜”,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首钢京唐项目建设过程。在整个施工过程中,中十冶集团的团队受到了极度的考验,做了极大的斗争,与天地,与自己。在这不断斗争的过程中,慢慢超越了自我,使得中十冶的团队更加成熟,更加经得起历练。可以说,这个项目既是导师,也是益友,不仅磨练了意志,同时也锻炼了队伍。因为采用了远程监控管理方法,项目团队在施工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全集团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都积极出谋划策。在工程建设的高峰时期,不论天气状况如何恶劣,集团领导多次到项目现场进行慰问,大大鼓舞了整个项目团队的士气。 
   一个个节点的顺利完成,让我看到他们已经晒黑的脸庞露出的甜蜜笑容。当烧结工程钢结构加工第一、二号生产线顺利通过初次验收的时候;当钢构厂六条龙门吊生产线全部安装完成的时候;当生产出第一根H型钢的时候;当烧结系统120米烟囱主体滑模完成的时候;当烧结成品筛分间、配料室及燃料破碎间环境除尘烟囱及设备基础砼浇筑施工完毕的时候;当首钢京唐烧结一期一步项目单体设备210吨的二次混合机筒体顺利安装就位的时候;当烧结项目最后一条皮带通廊全线贯通的时候;当配料系统单机试车完成的时候;当烧结系统一次点火成功,顺利点火炉烘炉的时候;当冷负荷试车完成,全部工艺流程打通的时候;当工程通过竣工验收的时候;当工程通过国家优质工程现场复查的时候…… 
    从踏入曹妃甸的第一刻起,中十冶的项目团队就痛并快乐着,因为十冶人的共同努力,他们为自己的企业守住了这个“生命线工程”,也守住了中十冶的尊严!他们的努力换来了回报,先后产生4项优秀QC小组成果,《550㎡烧结机安装施工工法》(SXSJGF2010-070)荣获省级工法,并获得2010年度冶金行业优质工程奖。2010年12月,中十冶集团初步将曹妃甸项目申报国优提上日程,于2011年4月开始编制国家优质工程申报资料,并对工程资料和工程现场进行完善,多次奔波于冀秦两地之间,时间长达一年之久。最终通过了国家优质工程复查专家组对该工程的现场复查,经国家工程建设质量奖审定委员会最终审定,该工程荣获国家优质工程金奖。 
    首钢京唐钢铁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一期原料及冶炼(烧结、焦化、炼铁、炼钢)工程于2007年3月1日开工建设,2010年3月10日全面竣工投产。占地面积180.9万平方米,由烧结系统、焦化系统、炼铁系统、炼钢连铸系统及相应的公用辅助设施组成,建设规模年产烧结矿1093.4万吨,集中应用了当今国际、国内先进技术260多项,展现了我国钢铁工业现代化方面的长足进步。作为我国钢铁工业生产力布局调整和产品结构优化、促进华北钢铁工业优化整合、推动环渤海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重大项目,对于优化我国钢铁产业布局和产品结构,提高产业集中度,提高产业技术水平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我国钢铁工业向钢铁强国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工程结束了,中十冶集团首钢京唐钢铁公司工程项目经理部完成了历史使命,已不复存在,但中十冶人的精神却永远留在了曹妃甸这片热土上,渤海明珠也因为这个团队长达三年的相濡以沫更加晶莹璀璨,熠熠生辉。这是中十冶留给曹妃甸最美好的礼物,也是曹妃甸给中十冶最甜蜜的馈赠。让我们永远铭记,有这样一群无私忘我、技艺超群的普通建设者,是他们追求卓越,铸就了经典,是他们让奖牌闪光,弘扬了国优,他们是党民、缑康锁、程良前、刘义军、王泉晶……

上一条:决战绝胜 亮剑太平
没有下一条了

Copyright 2005-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陕西万博网络

友情链接: